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改革过于极端化,最终呈现的结果就是“四不像”,既没有传统元素中的硬朗刚强,也没有现代足球里需要的单兵能力。
2020-09-09 14:09:15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0次 评论:0

改革过于极端化,最终呈现的结果就是“四不像”,既没有传统元素中的硬朗刚强,也没有现代足球里需要的单兵能力。

就算是一名身高一米八五以上的壮汉,而且能在U15联赛中一个赛季打进50+进球的超级射手,也很难完美地在成人后自动匹配中锋属性。聚勒、阿克波古马就是中锋被改造成中卫的典型,而号称天才中锋的塞尔克、拉索加、达达绍夫(Dadachov)、阿夫迪亚伊(Avdiaj),没有一个是能够穿上德国国家队的九号战袍的。

被称之为天才的穆科科,也是以跑动灵活、射术精准著称,但其矮小的身材,或许也无法装得下如此高强度的对抗体格。在天才攻击手们愈发苛求对抗和速度、技术之间寻求平衡的现在,穆科科如若披上德国一队的战袍,在没有传统中锋的情况下也很难解决根本问题。

而勒夫在战术上的改革,就是用3-5-2以及3-4-3/3-4-1-2全面取代4-2-3-1,用多个前锋来寻求锋线上的持球能力和跑位能力,事实证明这样的改革是有效的,但如今只有格雷茨卡和哈弗茨“客串”(哈弗茨改造后也并非战术中锋)九号位的窘境里,不论勒夫如何改革,都很难完全地激发出维尔纳和格纳布里、萨内等二线攻击手的活力。

在这个层面上来说,勒夫可以说一声“非战之罪也。”毕竟不论是哪个教练最终取代了保守且固执的勒夫,也会面临没有战术中锋的窘境,这是无可避免的。

“零部件”很多,“MR.Right”却很少

就连“被退队”的穆勒本人也在世界杯失利后的采访中承认:“很多人都认为,我们必须走西班牙的道路才能获得真正的成功。不过,现在大家都看到了,我们是多么的需要一位能在对方禁区内能够摧城拔寨的传统型中锋。

如今的德国各级青年队们,更多给人的感觉是:比赛踢得都还不错,但却很难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小球员出现。他们为整个团队而生,似乎“全面”的适应除门将外的任何一个位置,除了教练允许的不断传球和控球,带球突破的能力也不能说不足,但带球突破的“欲望”和“热爱”也在与教练们严谨的战术模式中被慢慢磨掉。

最好的例子就是,敢做动作的萨内作为“The Special One”最终落选了俄罗斯的末班车,而格纳布里作为一早就远赴英伦的攻击手,其带球的果敢被温格很好地保留了下来,成为了如今德国队的头号球星和无可动摇的锋线担当。

强调战术素养而非个人能力的青训模式,诞生出诸多优秀的全能进攻手,他们阅读比赛的能力很强,能严格执行教练战术安排。而在前锋、边卫、后腰这种注重个人能力的位置上,光完成既定任务是不够的,更需要球员在比赛中出彩。决定世界级球星和普通球星的距离,就是绝境之下的球员表现力。

以基米希为例,他在斯图加特时期就踢6号位,转会拜仁后则变成了2号位,最终又还是回到了6号位的位置上,并且成为了德国最好的球星之一。尽管基米希很聪明,也能够阅读比赛,不存在太大问题,但这其实反映出德国在这两个位置上人才的稀缺。

德国队可以让每名球员客串每个位置,那么他们之间又有什么区别呢?德媒《图片报》曾评价如今德国的青训体系:“他们更像是一台机器的零部件,而不是一群‘有活力’的天才”。比赛中,德国队破门无法,机械且重复地控球,却如同隔靴挠痒,对阵墨西哥、瑞典、韩国成为了德国青训体系最大的耻辱。

在最需要一个“MR.Right”站出来时,德国球员都保持着一样的态度,这也是俄罗斯世界杯上,需要球队打入那个进球时,德国队无时无刻不踢得像领先的一方的原因。

不紧不慢,所有球员都是一个节奏,都踢着自己最习惯的足球——为了保证体系的运转,为了球队的战术能够完美运行。

因为他们都很相似,没有另类,像萨内、格纳布里、戈森斯这种非传统培养出的“野路子”,已经成为目前德国的宝贵财富。

究其原因,“流水线”式的人才体系,才应该是德国关键位置无人可用的根源。

青训成了温室,球员可以复制

前拜仁中卫巴德施图贝尔说过这么一番话:“现在的年轻人过得实在太安逸了!我们当年可是为了目标,不顾一切在努力。”

目前德国青训营里的孩子们,的确过得相当安逸。他们享受着一流的软硬设施和条件,政策上的支持也让球员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足球中。

不愁吃、不愁穿、就安心参加青训,随着年龄增长逐步向上发展,90后一代的德国球员的职业生涯几乎都是顺风顺水,青云直上,只懂踢球其他什么也不了解的小孩子不在少数。像克洛泽这样从低级别洪堡一路打上来的球员。

更早点的,如埃芬博格、马特乌斯和布雷默等球员,他们不乏从“打工仔”到足球明星的励志,生存的压力会让他们无比努力,近些年除了瓦尔迪和帕耶,你都很难在富裕的欧洲国家里找到这样的“另类”,也很难在如今的青训重现,这是时代的必然。

在同样的足球青训中心,球员穿着同样的衣服,接受着同样训练安排,德国幼苗们收获了扎实的基本功和优秀的战术意识,却没有了与他人区别的特点。

这种车间量产化的青训培养模式,千篇一律缺乏个性,德国青训也培养出一批接一批的“乖宝宝”们,他们总是很谨慎,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。德国U20国青队主帅的沃尔穆特就表示:“年轻球员失去独立性,更习惯于听教练的安排,而非自己决断。”

时代步伐加快,资本追求提速,青训球员进入一线队的年龄越来越小,从新人到核心的时间也在缩短。早早地感受顶级赛事的气氛,这显然不是一件坏事,可在球员处于摸索阶段便成为常规主力,只踢自己习惯的足球,而无法感受到多个位置、多种踢法、多个战术带来的魅力,属于欲速则不达,甚至有些揠苗助长的意思。

如今,“天才少年”的界定界限,或许都要在21岁之前才能被这么称呼。再把时针拨回到22年前的德甲联赛,那个哪怕23岁都会被叫做年轻小将的年代,有一个年仅20岁初登德甲就在首秀中完成帽子戏法的年轻人,对手还是沃尔夫斯堡这样的劲旅,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在当时就引起了非常激烈的讨论,引爆了整个德甲的轰动。

在如今17岁、18岁登场亮相已经并不新鲜的今天,或许这个年轻人的故事以现在的眼光来看,或许“不过如此”,但在当时的确引起了整个德甲的关注。

对了,这个年轻人叫做克劳迪奥-皮萨罗。

一方面,进入一线队要学会牺牲,不管是技战术上还是战略上,没有机会让青训球员去揣摩,就像一块璞玉还没修饰就被磨平,球员的上限也就这么被终结。另一方面,辈分小,年龄轻,青训球员习惯于听老队员指令,不利于个性成熟,距离成为领袖还有漫漫长路。

所谓的领袖气质,在今天的德国战车变成了“稀缺品”,令人唏嘘。

德国足球,需要时间

当然,德国的青训改革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,不然也不会被外界一直传唱至今。我们决不能因为2018年德国队的全面溃败而否定其的合理性,但在黄金一代逐渐告别和青年军力不从心的现在,更应该理性地分析日耳曼战车出现的问题,而不是单纯地把问题怪在勒夫或是谁的身上。

毕竟,2017年的U21欧青赛和“二队”出战的联合会杯上,德国队都拿到了冠军。

是时候警醒了,德国足球需要培养出有更鲜明特点和性格的球员,名宿绍尔在2016年欧洲杯失利之后就曾提到过:“德国足球将会遭受沉重打击,德国足球的根基已经在动摇。”

如今,世界杯铩羽而归,欧国联成绩惨淡,此次勒夫的重大决定,希望能真正让德国人吸取教训,再一次清醒过来。

不过,距离改革青训重回正轨,还是需要时间的。青训改革的千禧年计划从萌芽到开花再到结成果实,用了整整14年的时间。

并不是球迷们等不起,而是球迷们完全没有看到德国足协正在寻求改变,正在将传统重新注入新生代球员们的灵魂中。

而铁血硬派传统与现代足球技术的结合体,就是被称为“变化的一代”的——2009年的“黄金一代”。

明天,我们来讲讲09一代,算是为德国足球的这个篇章划个暂时的句号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足球赛事 足球分析 足球新闻 足球资讯 足球推荐 大小球推荐 责任编辑:zq3866com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29场比赛中获3胜8平18负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